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小时候在学校被干
小时候在学校被干
我出生于一个大家庭 住在一个三合院里左邻右舍都是亲戚 我大伯有三个女儿 我爸爸也生了三个孩子 二女一男
  那个男孩就是我 在家中排行老二
  我一个姊姊一个妹妹 (为了之后方便辨识 大伯的大女儿=大姊 二女儿=二姊 三女儿=三姊 我姊 就只称姊 妹妹不解释)
  我的家族小孩 女多 男少 直系血亲只有我是男性~
  只是在我出生的时候有个怪怪靠嘴混饭吃的算命先生说 我必须要以女孩的方式扶养~否则会不好养或者夭折
  我爷爷奶奶在百般的不愿意下 无视了我被当女孩子的形式扶养
  爷爷奶奶 都把我当宝 所以都叫我 宝ㄟ宝ㄟ 但姊姊们觉得 宝ㄟ不好听 所以都是叫我宝儿
  在这里告知一下 我爸爸是家族最小的 所以随随便便一个堂姊表兄表姊 少说大我1x岁 大则大我快2x
  我在成长个过程 虽然小时候不至于穿女装 但是 头髮基本上都是长髮 很少会剪短 从幼稚园都这样 常常被误会是女生
  小时候不懂 都还很开心被说很漂亮甚幺的
  在我国小时因为学校要剪我头髮 我爸爸特定去学校 告知主任甚幺的 说我的头髮不剪
  虽然一开始总是会被误会是女孩子 但久了同学都知道 反过来还会取笑我 尤其是男孩子 也没甚幺男孩愿意跟我一起玩
  所以啰 我只能跟女孩子一起玩>"<
  上了国中时 在国小的事情 还是一样重複了再重複 我都麻木了
  唯一有变化的是 我那三个大姊姊 也都2x岁了开始爱打扮自己 化妆甚幺的 然而我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他们练习的对象
  慢慢的 除了在学校穿校服有男装以外 在家基本上都是女装 还会上上妆 自己在厕所照镜子时 觉得还真的漂亮的 根本看不出来是男孩
  这时我才理解 为什幺我会被误会 清秀的五官 大大的眼睛 总是粉桃红粉桃红的嘴唇 笑起来还有一对深深的酒涡
  声音在我转声的时候 不知道是怎幺了 改变不大 虽然有长出喉结 在跟同学们比较起来 还是小上许多 不注意看 不会看出来
  有一次的週末 也是我人生观点改变的契机~
  在家打牌没有胜绩的我 被提议要去跑腿 买鹹酥鸡+饮料回来 只好认命的骑着脚踏车出发 跑腿去~
  路过村内长辈 他们还是很习惯的叫我妹阿 要去哪里阿 (除了上学以外 其他都是女装的我已经很习惯这种称呼)
  要去採买的路上 经过了学校 我突然被一个大哥哥吧(因该是)叫住了
  大哥哥:小妹妹 不好意思 我不是坏人 我只是想问你 妳有没有看到我的狗(他拿手机的照片给我看 是一只好可爱的吉娃娃
  大哥哥:我刚刚在学校里面慢跑 狗狗本来跟在我后面 可是突然转头就不见了 你刚刚过来有看到吗
  我:没有耶 刚刚过来都没有看到人 或者 狗狗
  大哥哥:那你可不可以帮我找找看
  我看那只狗狗超可爱的:恩 可以阿 他可能没有跑远
  大哥哥:那还在学校里面吗
  我可能喔 要再进去找找看吗
  大哥哥:恩恩 可以吗
  我就把脚踏车停在路边跟大哥哥一起走进校园找狗狗
  走近了教学楼 我有听到微小的狗狗叫声 我很开心的快步过去 在教学楼最边边的厕所外面就可以很清楚的听到狗狗的叫声了
  我走进去却看到 狗狗是被关在手提示狗笼里
  等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有一双很大的手从我被后抱住 硬是把我抓进了无障碍厕所里 我转过头去看 是刚刚那个大哥哥
  他一手摀住了我的嘴巴 一手一直往我大腿内侧摸过去
  大哥哥:挖 小妹妹 你那幺晚了还要去哪里阿 你的丝袜好好摸喔 让哥哥摸一下好不好呢
  我怎幺的挣扎都挣脱不开那个大哥哥的熊抱
  大哥哥看我疯狂的挣扎 突然狠狠的往我肚子上打了一拳 顿时我整个人瘫软了下去 想哭喊也哭不出声音
  大哥哥看我龟缩在地上 他解开了自己的皮带 把我的手绑在无障碍厕所里面得辅助栏杆上
  他脱掉了我的短裤整个头埋入了我的胯下 很用力的呼吸 那个声音在安静的厕所以异常清晰
  双手还不停的摸着我的大腿 时吸时说:妹妹 你的丝袜好好摸喔
  不知道甚幺时候 他已经脱下了他的裤子 站了起来在我面前说: 你看 你快看 哥哥摸你的丝袜腿腿 棒棒都变大了耶 历不厉害呢
  他蹲下扯破我的丝袜 拉开我的内裤时 看到我腿中小小的东西 整个人迟疑了一下
  看着我说:哇 原来你是男生喔 完全看不出来耶 男生怎幺还留长头髮呢
  摸着我的腿说:还穿着丝袜耶 你好变态喔
  突然他笑了一下 把我整个人翻了过去 让我背对着他
  嘴上还一直笑着说:没关係 没关係
  他扶着他的棒棒 一直往我的肛门顶 我只感觉到我肛门外很痛很痛
  过了一下子 听到他怒骂:干 塞不进去
  于是他又把我翻了过来 把他的棒棒往我嘴里面塞
  一边骂说:没办法干你的屁屁 我来干你的嘴吧
  他每一下都很用力的往我喉咙顶 让我一直有种想吐想吐的感觉 一直作呕
  图然他的抽送速度越来越快 到后面很用力的顶向我的喉咙说: 喔喔喔~~ 我射出来了 小妹妹 哥哥射出来了
  一股一股热热的东西往我喉咙进去 我想吐又吐不出来 被他的棒棒塞住了 呕声不断
  过了十来秒 他才把他的棒棒 退出来
  站在我面前的说:来 妹妹帮哥哥的鸡鸡舔一下 乖喔
  他看我扭头表是我的不要又说:你是想再被我打一拳吗
  我吓着说:不要打我 拜託你 不要打我
  大哥哥笑着说:来 妹妹帮哥哥舔一下 就不打你喔 你要乖喔
  我只好很不甘愿的舔他的鸡鸡
  大哥哥:对麻 妹妹这样才乖 哥哥很喜欢喔
  这时他拿出了手机对我拍了几张照片说:哥哥 留个纪念 妹妹真的很棒喔
  他解开了我手上的皮带 提着他的狗笼 离开了那间无障碍厕所
  丢下一个衣衫不整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我。
【完】